媒体报道

重庆燃气陷配气站搬迁争端 被诉“鸠占鹊巢”11年


 10月11日晚,重庆燃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重庆燃气”,600917.SH)发布要约收购报告书:因实施混改,华润金控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股比合计超过30%,从而触发全面要约收购义务。华润金控指定其全资子公司——华润资产,作为实际执行主体向全体股东实施全面要约收购,收购价格7.38元/股,收购期限共计30个自然日,即自10月14日起至11月12日。

华润显赫的央企背景,无疑让国有控股的重庆燃气在西南地区天然气能源行业更牛气冲天。这却加重了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罗皓的焦虑。

这家民营房地产开发企业正在和重庆燃气进行一场力量悬殊的博弈。重庆燃气租用俊峰置业权属土地建配气站,至今已超期11年拒绝搬迁。从2016年7月起,俊峰置业多次将重庆燃气推上被告席,要求法院判令重庆燃气拆除配气站,并交付所占用的土地,同时支付逾期的土地租金及损失赔偿。

这项在外界看来颇为正当的诉讼请求却被法院三次驳回。其间,重庆市国资委、重庆燃气控股股东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曾向法院发函提出“处置建议”,被指涉嫌行政干预司法。

2019年1月,俊峰置业上诉至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目前该案已多次开庭,至今尚未判决。

重庆燃气坚称,这个配气站的搬迁涉及公共利益,强制通过司法判决限期搬离,将有损公共利益及民众的用气安全,而燃气管线如需搬迁,搬迁费应由俊峰置业承担。俊峰置业则表示,重庆燃气以拖延时间的消极方式,长期“霸占”俊峰置业土地,打着公共利益旗号公然侵害民营企业合法权益。

“鸠占鹊巢”

重庆燃气2006年6月租赁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石井坡238号土地,修建并使用了“童家桥配气站”。

该配气站是重庆主城区中环天然气管网干线上的重要枢纽配气站点,承担了重庆市沙坪坝、璧山地区20余万户居民、10所高校以及数千家工商用户的供气,日供气量30多万立方米。

按照协议,重庆燃气的租赁期自2006年7月1日起至2009年6月30日止,合同约定租赁土地面积约1250平方米。后经各方确认,童家桥配气站及现有管网线的保护区域占地面积共6446平方米。

2009年1月,俊峰置业依照法定程序取得沙坪坝区石井坡665.44亩国有土地使用权,并获得重庆市国土管理部门颁发的房地产权证。童家桥配气站就在这块土地范围内。

重庆燃气租赁土地的期限于2009年6月30日到期。取得土地使用权后,俊峰置业多次知会重庆燃气,要求其租赁期满后及时搬迁童家桥配气站,并向其交付土地。

2009年6月18日,重庆市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文表示,童家桥配气站将在3个月内搬迁完毕。但至今已长达11年,重庆燃气未见任何搬离迹象。

“这些年我们多次向重庆燃气发出了关于商请搬迁童家桥配气站的公司函及律师函,都于事无补。”俊峰置业总经理罗皓告诉风雷财经,重庆燃气至今既不交还土地,也未就租赁期满后占用土地行为向俊峰置业支付土地占用费,“这完全是一种‘鸠占鹊巢’、耍赖的野蛮行为”。

罗皓说,童家桥配气站直接导致周边土地无法使用,严重影响了俊峰置业对整个地块的开发速度,带来巨大损失。俊峰置业提供的资料说,童家桥配气站位于其开发项目规划用地的六组团范围内,涉案地块总面积14871平方米,由于配气站占用位置位于该地块中间并将该地割裂成几块,直接造成整个地块无法开发建设。

重庆燃气。

这个配气站地块,在俊峰置业房地产开发项目中位临主干道,是整个项目的窗口和形象,正常的开发流程首先是对门户展示区域进行开发,然后再依次推进纵深开发。俊峰公司表示,由于重庆燃气的占用,俊峰置业只好从侧翼地块推进开发使得整个项目的效益大打折扣,严重影响了整个项目的销售,造成巨额开发资金超期占用无法回收。

“我们的土地使用权证上载明土地使用年限是50年,因重庆燃气的11年强占,土地使用年限已经只有39年,如果再拖延下去,导致土地的年限持续不断减少,损失无法估量。”罗皓说。

搬迁之困

2016年7月,俊峰置业以排除妨害为由将重庆燃气诉至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认为重庆燃气占有俊峰公司的土地,给其造成了经济损失,依法应予赔偿。在合理预留搬迁过渡时间的基础上应当依法责令燃气集团搬迁交还土地。

诉讼请求内容包括:请求判令重庆燃气在三个月内(以鉴定时间为准)将童家桥配气站及其管网设施从重庆市沙坪坝区石井坡216号的土地上搬离并将土地返还给俊峰置业;请求判令重庆燃气赔偿俊峰置业土地租金损失,其涉案金额达人民币6600余万元。

俊峰置业方称申请司法救济实属无奈。事实上,2013年3月起,重庆燃气和俊峰置业坐在了协商席上,重庆市政府也多次组织协调,均告失败。

重庆燃气称,在接到俊峰置业的搬迁通知后,公司采取过多项措施推动搬迁工作,但因童家桥配气站所在地涉及轻轨、电力线、公路、隧道、通信线、供排水、燃气管道等市政设施,搬迁难度大。自2008年起,重庆燃气多次向重庆市政府及相关部门报告,并通过去函、现场沟通等方式与俊峰置业多次协商解决无果。

2014年,重庆市政府组织两次专题会,明确该配气站搬迁。重庆燃气向重庆市沙坪坝区政府请求协调,将沙坪坝区组团A02-03块中0.39公顷(5.85亩)土地调规,作为童家桥配气站搬迁用地。重庆市政府2014年11月7日对重庆市规划局作出批复意见,同意配气站搬迁新址及用地性质调规。

2016年,重庆燃气就配气站迁建项目立项请示重庆市经信委,同年获批。

搬迁工作却难以推进。重庆燃气表示,替代站点的建设及使用,并未纯粹的民事行为,在这一过程中,不仅能需要天然气行业主管部门以及规划、国土、建设等政府相关部门批准,还会涉及到房屋征收与补偿,并受到站场、新建管线走廊建设施工条件、周边轻轨保护等诸多技术因素的影响。

新配气站要新建管线走廊,就存在穿越隧道、1号线轨道保护线及他人权属土地、水平净距不足等多项问题,“搬迁进度是任何主体无法预测和控制的”。此外,童家桥配气站承担重要供气任务,如在尚无替代站点的情况下搬离,将对当地20万余户居民的民生保障和社会稳定造成极大影响。

童家桥配气站。

在配气站搬迁困难的现实情况下,俊峰置业和重庆燃气曾协商有两套方案——重庆燃气购买该土地,或继续租赁方式。

俊峰置业提出,因童家桥配气站影响了其房地产项目周边8600平方米项目用地无法建设,如需租赁用地,则以40元/平方米每月,按50年计算,一次性付清8600平方米土地租赁费用2.06亿元。

如购买,重庆燃气除支付土地购置成本等费用外,还应补偿配气站对辐射地块楼盘品质下降的经济损失等。据当年测算,仅占用地块的损失补偿就高达2.2亿元,这还不包括燃气站因硬性安全距离要求,致使相邻8600平方米项目用地不能建设所造成的损失。

很显然,配气站搬或不搬,两种方案对重庆燃气都是压力。俊峰置业说,重庆燃气一度对这两个方案均不置可否。

行政干预司法?

2017年9月24日,沙坪坝区人民法院以“民事活动不得损害公共利益”和“物权的行使不得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为由,驳回俊峰置业的诉讼请求。

俊峰置业不服判决,上诉至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4月8日,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2016年8月,俊峰置业以“财产损害赔偿”为由,再次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请重庆燃气三个月内搬迁配气站,并赔偿其土地租金损失及利息等6631万余元;同时申请了财产保全,冻结了重庆燃气基本账户同额款项。

该案经历数次开庭。重庆燃气在庭审中表示,童家桥配气站服务民生、关系公共利益,若现在拆除搬迁将损害公共利益,搬迁费应由重庆俊峰承担;重庆燃气对未搬离这个配气站并临时占用俊峰公司享有的土地使用权一事并无过错。

俊峰置业针锋相对,称童家桥搬迁新址早于2014年获重庆市政府职能部门同意,但重庆燃气并未积极组织搬迁工作。土地是俊峰置业合法取得,依法受法律保护,但重庆燃气以公共利益为名,长期强占经营配气站,获得经营收入及盈利,这种市场行为却建立在俊峰置业权益遭受戕害基础上的。配气站虽属公共设施,但具有可移动性,搬至新址可以继续服务周边居民,并不必然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从调解的角度,曾提出调规、置换、购买、搬迁四套方案。重庆燃气集团表示调规和置换方案因种种原因无法实施,而购买方案也因俊峰置业要价太高,最终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重庆燃气紧急求助上级政府主管部门。2017年9月19日,重庆市国资委以渝国资函【2017】237号《关于商请依法审理重庆燃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童家桥配气站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的函》,商请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童家桥配气站确因客观因素无法实现短期迁建,本着维护民生、尊重历史的原则,依法审理本案,结合市场公平价格判定重庆燃气应该承担的该1250平方米占用土地的租赁费用;若双方均有一定的和解意向,也恳请在法院的主持下,以市场公允价格推动双方合理解决纠纷事宜。

重庆市国资委转述重庆燃气的意见说,生效的法院判决已认定本案涉诉气站有关公共利益,俊峰公司再次提出同一诉讼请求,属于重复起诉行为,应依法驳回。

2017年11月1日,重庆能源投资集团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函《关于燃气集团与俊峰公司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处置建议》,称案涉配气站是重要能源基础设施,具有不可替代性,“在拟建新站建设完成并运行前,如要求搬离,将导致沙坪坝区众多单位和数十万居民不能得到燃气供应,严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俊峰要求对1万余平方米的土地进行赔偿,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

重庆能源投资集团提出建议:“本案涉案金额巨大,若支持对方的无理要求,将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并造成上市公司股价异常波动等不良影响。我公司将敦促燃气集团按公允价值支付前期使用的租金费用。我们请求法院依法判决,维护国有企业的合法权益。”

重庆市国资委、重庆燃气控股股东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曾向法院发函提出“处置建议”,被指涉嫌行政干预司法。

2018年12月31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以重复起诉为由驳回俊峰置业的诉讼请求。

2019年1月22日,俊峰置业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俊峰置业代理律师在查阅一审案卷时,才发现重庆市国资委、重庆能源投资集团给重庆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函件。这名律师说:“重庆国资委、重庆能投集团表面上是要求一审法院依法审理,实质是通过行政手段干预司法,扰乱司法秩序,让依法治国、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成为一纸空文。”

该案已多次开庭,尚未判决。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期间委托评估公司就配气站土地每平米的租金进行了评估。2020年7月20日评估公司作出初稿,法院已经过两次开庭质证,重庆燃气均全面否认该评估初稿。目前评估公司还未出具正式评估报告。

重庆官方对配气站的搬迁争端高度重视,沙坪坝区政府亦在积极介入协调。作为上市公司,重庆燃气此前已多次公告与俊峰置业的诉讼进展,称“公司将积极应对诉讼,目前暂无法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


上一篇: 我市再出台企业减负政策 困难企业可申请延期缴税
下一篇: 返回列表